(1997.1.27-?)

岁月

夜晚十一点
又见雪白的手电在远处不安地照射
不知是窃取还是寻找
身旁的三栋楼房安静地没人言语

从温良的春天到寒冷的冬天
对面的六盏街灯每每守时地亮起
一夜又一夜
肃穆而憔悴 欲言又止

51路每天有人乘坐
如果哪天我离开了
希望你记得我
每个周末的午后
乘你坐到底站
孤独地等待

写过又写的马路上
今晚没有谁的怒吼声
那我们今天就必须狂欢

每天重复重复
看着桥梁上来往的人群
木讷地像是举行一种仪式

球场旁树荫下安静的三张凳子
我是最爱你们的人
想起去年冬天的深夜
拉着友人不厌其烦地高声谈论
关于梦想与人生
不顾你满脸的风霜
那是我唯一感知到的年轻

三公里外破旧的电影院
周末去看一场电影是我最庄重的事
每天在这个慵懒的城市转悠
还是到不了你要的未来

最后还要提及所谓的爱情
会不会难免落俗
隔了两个月三天后再能见你
但我好像没有爱人的能力
你就像我隐秘的心事
就像孤单的冬夜落雪

2.17

评论(1)
热度(24)
  1. 阿诩王的浪蝶 转载了此文字
  2. 氧化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王的浪蝶王的浪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秋深诗社

© 王的浪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