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1.27-?)

在梅江边想起疼痛的上海

九岁到十九岁
那些年我在外滩边
在一个干枯的老头身边
看男男女女参加你的晚会

雪白的街灯每天准时地亮起
高贵而又庄严
人们争相拍照留念
我每每隐蔽地很深
怕进入别人的世界

东方明珠塔撑起整个夜晚的重量
我坐在赛百味门前破旧的凳子上
每晚准时地腹痛难忍
就像我体内的野猫
闻到了你身上鱼肉的腥

十九岁我离开了上海
一个人来到一个灯红酒绿的小城市
夜晚我们彼此香艳而又空虚
清晨我们又将彼此遗忘

一个人是孤独的
一座城市竟然也是孤独的

2017.10.9

回忆

周末与友人去影院看电影,碰见了高中时的语文老师一家。
这是我极敬重的一位老师。那时他向我打招呼,问到 一个人吗?
我说,与朋友一起的。
他便没有其他话语 ,笑着走开了。我脑中也有一大串问候,譬如您最近过的怎样 身体如何。但面对曾经如此喜爱的老师,这样的问候我更觉得做作,于是我也向他微笑 过后便走开了。
片刻我与他又在楼梯口相遇,此时我们竟然感觉到了尴尬,于是彼此再次微笑了一下,我更像是逃也似地走开了。
多么悲哀。
此刻顿然想起余秋雨有文章,说自己在欧洲的一个小城遇见了一位久别的友人,但见面时只有几句最简单的问候,便马上匆匆告别了。因为小城小巷四通八达 而后余秋雨又与友人撞见,便只问候了一声...

日记

2017.9.30,中午十一时三十五分,大雨。 下课后 因为没伞,我和一个女孩子一同困在屋内 我询问她 ,你为什么不和其他同学一起撑伞回去?她回答:因为她们都有朋友一起啊。
刘震云在书里说,这世界上每一件事都藏着委屈。片刻过后 她还是独自冒着大雨离开了。一个极有个性的女生,染着灰色的头发 踩着极高的高跟鞋 在雨中渐渐消失。
此刻我多想叫住你,和你成为十分钟的挚友。

2017.9.30 大雨

偷猎者

谁心头的小鹿
在你的森林中忘返
你们彼此好奇
而又惊恐

树影摇曳
如你的枪口反复迟疑

你扣动扳机
如同我对着月亮
狠狠掐灭了烟蒂

2017.9.8

不常发图片 近期枕边书😊

2817.8.29

顽石

在南方河流之中
我有时悄悄变成
水中的一颗石头
在岁月的流动之中
慢慢消磨我那颗
凉凉的心

也有天气炎热
日子苦涩的时候
那时我绞尽脑汁
翻滚翻滚
拼命拉近我与那棵
树的距离

7.24

生活


我们疲惫时
是不是都用这一种叹息
此刻是凌晨三点半
我在南方不具名的小城市
生存

南方炎热
据说北方有地却在落雪

那我想北方也一定有个同我一样
委屈的人

可我不能远行
生活把我摁倒在了南方的肩膀上
但我每天都很平庸
等待着从这个女人身上寄生到另一个女人
身上

柴米油盐酱醋茶
我望着你失望的眼睛
美其名曰
生活

2017.7.21

三面

有谁说“天下文章大一偷”
我们的灵感大多相似
就比如我这首烂诗的题目
偷自阿累先生的《一面》
他只见鲁迅先生一面
鲁迅苍黄的手指与坚定的眉宇
便永印心中

为什么说是三面
或者说是仅仅三面
也许我第一次见你
是在匆忙的长廊中
人群像鱼儿般流窜
你等待时有意无意地望向我
端庄优雅
像舒婷的神女峰一般
但我并不能靠着谁的肩头痛哭一晚
因为在清晨时
我注定是失语者
接着海子替我说
“晨光中她突然发现我
她挑起眼睛
她看得我浑身美丽”

第二次或许是在南方茫茫的冬天
我们熟悉的时光仿佛流逝地更快
“而你的身影极浅极淡
逐渐隐没在日后的群岚”
毕淑敏说
我们一同躲在暖气边取暖
大雪盖白了倾斜的屋檐
你说不知道古时候的人
怎么度过如此艰难的时光
帕斯捷尔纳克替我回答
“...

词不达意

我靠着墙壁自语
或许也靠着黑夜
你的脚步声在楼道中叮当作响
但并不代表我离你很近

我讨厌香烟
但每晚又愿意点上三盘蚊香来驱逐虫蚁
我害怕慢慢燃烧的时间
但并不代表我畏惧生命苦短

我有时拉着友人询问
你是否拥有爱情
我拼命捕捉你闪烁的目光
但并不代表我想知道问题的答案

我时常感觉到失望
从一本书到茫茫的海港
我时常对着你泪眼朦胧
但并不代表我有话要说

6.21 凌晨 又失眠

日记

念此际你已回到滨河的家居 

你在梳理头发或是整理湿了的外衣    

而我风雨的归程还正长。


好多年没再读郑愁予 今天在沉睡后醒来 脑海里发疯似的反复着这三句话 你说是为什么。

何人斯

你穿过河流
为我带来温柔的虾
绝望的鱼
以及热气腾腾的早晨

你穿过晚风飘扬
折下母亲的花苞
同我一起度过那么多
毫无意义的夜晚

你穿过草丛
双脚沾满露珠
为我带来花纹 树影斑驳
以及春天的喜悦

你穿过时间
带来蝉翼 鸟鸣
以及北风萧瑟

你穿过大海明星
余生密密麻麻

4.17

美好的生活

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当我在午夜突然醒来
还能点亮手机
看到朋友圈里
许多忘记在昨天的事情

可是以前没有朋友圈
也没有无线网
是不是就代表
每一个在深夜惊醒的小人儿
就得坐在窗前
孤独地等上一整夜

那个人可能是你的母亲
也可能是我的母亲
坐在微弱的月光下羞于怀孕
或者是打碎了无辜的油灯
望着沉睡的丈夫
惴惴不安

4.6

失落

像夏夜的一滴雨
蒸发在无尽的黑夜中

桃花

我在南方一个寂寞的午后
安静地想念着一个人
对面的楼房长着那么多眼睛和嘴唇
但并不代表他愿意与我交谈

三月逝去
放浪的雨水并没有带来
关于天空的信息
我想象着远处起伏的山峦
像你的乳房一样平静
冷漠的太阳正一点点的烧焦我
鲜血 水份 脂肪
以及一些多余的悲伤

两棵铁树进行着秘密的交谈
但每当我走近
他尖利的绿叶
便狠狠地扎我
像是出了一口多年的恶气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绿的是瓦片
红的是砖头
我在南方一个安静的午后
寂寞地想念着一个人

2017.4.3

岁月

夜晚十一点
又见雪白的手电在远处不安地照射
不知是窃取还是寻找
身旁的三栋楼房安静地没人言语

从温良的春天到寒冷的冬天
对面的六盏街灯每每守时地亮起
一夜又一夜
肃穆而憔悴 欲言又止

51路每天有人乘坐
如果哪天我离开了
希望你记得我
每个周末的午后
乘你坐到底站
孤独地等待

写过又写的马路上
今晚没有谁的怒吼声
那我们今天就必须狂欢

每天重复重复
看着桥梁上来往的人群
木讷地像是重复一种仪式

球场旁树荫下安静的三张凳子
我是最爱你们的人
想起去年冬天的深夜
拉着友人不厌其烦地高声谈论
关于梦想与人生
不顾你满脸的风霜
那是我唯一感知到的年轻

三公里外破旧的电影院
周末去看一场电影是我最庄重的事
每天在这个慵懒的城市转悠
还是到不了你要的未来

最后还

生日

二十年我沉默不语
或许是不喜欢自己的身世

我可能是生于鱼和白鹿
可能是生于烟火坠落下
模糊的游子的泪眼

可能这一生也是虚耗
不能和你浪费更多时光
不能在硝烟四起的年代金戈铁马
我愿做渡你过河的温良的渔夫

年年岁岁
恐怕都是为了等待
等待日出日落船只离岸又靠岸

如果有什么愿望
那也是我的秘密
想在青草地边
等你倚马归来

1.28

雪人

当清晨太阳出来的时候
你会不会兴奋地路过我身旁
你能不能陪我坐坐
陪我度过一些艰难的时光

当正午太阳灿烂的时候
我是不是就要离开你
当我融化成一层层雪白晶莹的遗憾
你会不会也有一些感慨
那就摘下我的鼻子眼睛
但不要碰到我那颗湿漉漉的心

2017.1.6

给自己

周末习惯乘着51路
坐到底站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
一所高中学校的门口
人群熙熙攘攘

我总是坐在门口的站台前
慌张地等待
仿佛还能等到你
穿着整齐干净的校服
款款地向我走来

2017.1.1

平凡的世界

别人说
“黑夜从大地上上升”
我一直想不明白

白白燃烧的太阳从西山渐渐遁隐
当我失望地叹息时
她又在远处的大江边浮沉

黑夜像是一种仪式
我们既然不能一起在耶路撒冷的墙边
哭泣
那我们就要庄严地拥抱在一起
面对黑夜就像面对衰老

如果真的有佛祖
为何不消除世间的艰难困苦
上帝的安息日
聚集了众多贪婪的
虚伪的信徒

诞生与消亡之间
只有我才能渡化我

12.23

生活

我知道时间总是匆匆
而这一年却走的特别快

重复重复
周末总是乘着51路往返
没有目的
经过了那么多站台
还是到不了你要的生活

每晚都有急救车在空旷的大路上飞驰
以前我觉得它的叫声凄凉
现在我觉得它是生命最后的怒吼

不再为贫穷困苦落泪
世上没有值得可怜的人
逃不掉的命运
使我在夜晚显得冷清

有时候觉得生命开始明朗
但有时见到你
还是觉得它扑朔迷离

12.22

© 王的浪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