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1.27-?)

思念

不是我的亲人
为什么是你
随着我跋山涉水
来到北方

远处芦苇飘飘荡荡
有一只鸟惊声坠入河流
为什么是你

黄昏万籁寂静
风吹黄沙坠入我脑海的缝隙
叮咚作响
为什么是你

为什么是你
我躲在温暖的小屋内取暖
有人闻炊烟叩门
为什么是你

我随着羊群在无垠的草地上奔跑
羊儿突然敛脚伏地
表情如初为母亲般
疼痛而又温暖
远远走来的
为什么是你

为什么是你
无声划过
浩瀚的树林与夜空
让我比深秋的晚风更难过

     9.23  秋分

九月——草原借诗

九月飞过草原
我的城市已经凉透
大风奔跑着踏过平房
踏过牧民绯红的脸颊
我的头颅随着无限的芦苇
飘飘荡荡

多想和灰色的羊群面对坐下
谈谈离去的日子呀
但羊儿好像不在乎这些
只管眼前的牧草是否肥沃

九月呀
九月像北方村庄黄沙漫天
九月像阴山山脉
自东往西连绵不绝
在大青山下饮一壶泉水
我向草原归还九月
只身打马踏入你的谎言

      9.22

八月初十的北方夜晚

原来夜晚也有云
云之上有月
像垂泪的半张面容
云之上有月
像你的沉默高悬银河

月光和你艰难地照亮我前行的路
今晚我在荒芜的土地上
抬头低头
猜测每一架飞机与每一辆车子的
归宿

      9.19

阴山脚下

我愿在此做一只羔羊
累了趴着
饿了起身吃草

看到喜欢的母羊经过
我会目不转睛地看着你
也不会脸红

当你不喜欢我时
我会自觉地背着风
踏着无垠的草地
缓缓离去

      9.15 内蒙 土默特左旗

不远万里

飞机离开跑道
地平线歪歪斜斜
故乡歪歪斜斜

白露落雪
但我还是到不了你的寒冷和孤独
草原上没有马匹
就像此刻故乡无云
爷爷坐在绿色的田野上
收割一季拥挤的牵挂

但我也不是谁的孩子
也没有什么赤子之心
纵然我对你的想念
深深浅浅
但我还是在离开时
悄悄放置好
白天和黑夜

山河浩渺
我曾经的存在
如此伟大
而又渺小

如果有什么想通的
那就是
存在即珍贵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遗忘
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没有什么可以到达

      9.12    呼和浩特

写给许许多多的日子

年幼的孩童坐在公园边破旧的旋转木马上
十年二十年 木马已经老了
但来来往往的小孩却没有长大
年迈的木马呀
我多想坐下来摸摸你掉漆的红色马头
问问你这些年来与照料你的老妇人的
坚守与辛苦
但排在十余个孩童之外的我
原来已经不再年幼

许多年前
我也在千百公里外的一个小小的公园内
遇到了我人生中第一个美丽的女子
雪白的裙子落在夜晚黑色的凳子上
就像不慎陨落的星辰
落在我年轻贫瘠的草地中
如果现在我想见你
我有飞机有高铁有火车长长的思念
但我多想回到那些古老的日子里去
给你写信
启封
“见字好”
落笔
“请勿挂念”

我现在也放弃了偏爱的万宝路
拿起了所有浙江人喜爱的利群
在晚上举起细细长长的烟嘴的时候
我也会希望我的生命如烟草一样
在今晚落成灰烬...

萧山片段


我亲眼所见
是路灯替我们珍藏着即将被遗忘的秘密
在夜晚极深的时候
我看到又有艳美的女子
送他们入我的梦

荒凉
我想用一个夸张而又玄乎的比喻
你像是庞贝古城
所有的思想早已在千百年前消灭
日夜间总是有许多金钱在行走
城外的人细细欣赏你们的骨骼
欲望是一座不死的火山
永恒在不近不远处
盯着你

那日我在九楼
望见两个可爱的女子
我在窗户边羞耻地腹痛难忍
就像我体内的野猫
闻到了你身上鱼肉的腥

20余层楼的边上
有一片草原
住着一位相貌丑陋的妇女
每日却有人给她送上鲜花求婚
他们到底是看上了她还是她的草

我学会了在深夜行走
凌晨二点江边会有个男子
准时地架舟捕鱼
不知道是否违法
但是每次经过
我都能看到他恶狠狠的

一个女人后半辈子的两个男人

我曾经为了你长发飘飘
而后也为你将青丝煎熬

    2018.3.31
  杭州公交见闻有感

看穿

那天你愤怒地辩驳
说你不是抒情诗人
呵呵
你逃不掉的
你以为冬天落在你的旧坛子上
纷纷扬扬
不是的
其实冬天一直躲在我
狭小的屋子里

你以为你了解冬天吗?
她看到火光会兴奋
在下雨天会悲伤
夜深人静的时候
她会独自望着
飞转的星空
飞机呼啸而过的时候
她会惊恐地地夺门而逃
多像八十年前
延安城内的那个小姑娘

好吧好吧
请你不要咆哮了
五十四岁的年纪
不老不小了
多一年我们在北平
少一年我们在西藏

如果你收到信
还请回家
照顾好家乡门前的灰鸽子
请泡上一杯茶
与父亲谈谈工作谈谈丰收
却别再念你那
无用的诗歌
留下来过完三月
父母在 不远游

2018.2.28
谨献给挚友 查海生 五十四岁生日

断章

杭城大雾
天气预报不说雾从何而来

雾从何而来?
雾从地铁站边卖大饼的老奶奶的
锅炉里而来

1.18 杭州。大雾

我搬到了农村的十六楼
同星星住在一起
从此我每天的生命
只有四个小时
每晚唯一的事情
就是看着渔夫摇摇晃晃的
星星点点的火光
就像我抱着你
慢慢陨落

有时我也会端着雪白的枪管
在野草地上
恐吓农夫朴实的妻子
而后我会模仿笨重的水鸟
在一片嬉笑声中
飞离远去

只有我知道
真正的夜晚
夜晚是女儿国里
唐三藏的毗卢帽上
不解风情的佛珠
夜晚是顾城绝望的愿景里
一个到不了的远方

我知道
小河西面李老三常坐的
那个土堆边
两株小草的梦想
而我不会告诉你

但我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不知道蒋姨的鸭子
为何老是追赶我
到底是因为憎恨还是嫉妒
不知道村南面一贫如洗的王爷爷
为何有这样一只名贵的猎犬
还有他永远抽不完的
老得像要死去的烟斗

也不知道今晚我们会在哪一首诗歌里
相遇...

我想要记住的事情

关于这座城市。

此刻是傍晚五点五十一分,天已经黑透,我坐在小观村站台的凳子上。这里我是第三次来,但却与她有了特别的情愫。
第一次是和一个朋友。第一次来时看到附近100米处是一座大桥,全身红红绿绿地镶嵌着五颜六色的灯,在深秋的夜晚,美地不像话。左右有垂钓的老年人 ,中年人,但人不多。那天晚上我在大桥上坐了二十分钟,抽了三支烟,秋末的晚风异常地冷。
但我想要记得的是小观村站台,我喜爱她,如果要问为何,可能是因为这里只有来往的车辆,没有行人,不会有人路过时打量我这个怪人。第二次来时,我坐在夜晚的小观村站台的凳子上,轻轻唱了两个小时的歌,从可惜我是水瓶座 到怪你过分美丽。那天晚上我无比快乐,没有...

山河忘我

我的梦境衰微苍老
一千多个日子冷漠伤情
故乡如你
在一杯苦茶中沉淀
不胖不瘦
不长不远

你忘记我一次
我在纸上写上一个词
再等到秋日苦涩的时候
我希望能送你一本湿漉漉的诗歌

多希望此刻有一剂猛烈的烟草
让我忘记大多数
只记得门前匆忙的51路
记得大江边夜景苍凉
记得发光的桥上垂钓的中年人言谈不止
记得小观村站台秋日的夜晚
车辆冷漠地路过我

昨日重度抑郁症的友人又来电
说自己前世是一株桂花树
在秋天她死了又死
而梦中有人对她说
岁月故冷清
而山河不忘

11.11

在梅江边想起疼痛的上海

九岁到十九岁
那些年我在外滩边
在一个干枯的老头身边
看男男女女参加你的晚会

雪白的街灯每天准时地亮起
高贵而又庄严
人们争相拍照留念
我每每隐蔽地很深
怕进入别人的世界

东方明珠塔撑起整个夜晚的重量
我坐在赛百味门前破旧的凳子上
每晚准时地腹痛难忍
就像我体内的野猫
闻到了你身上鱼肉的腥

十九岁我离开了上海
一个人来到这个灯红酒绿的小城市
夜晚我们彼此香艳而又空虚
清晨我们又将彼此遗忘

一个人是孤独的
一座城市竟然也是孤独的

2017.10.9

回忆

周末与友人去影院看电影,碰见了高中时的语文老师一家。
这是我极敬重的一位老师。那时他向我打招呼,问到 一个人吗?
我说,与朋友一起的。
他便没有其他话语 ,笑着走开了。我脑中也有一大串问候,譬如您最近过的怎样 身体如何。但面对曾经如此喜爱的老师,这样的问候我更觉得做作,于是我也向他微笑 过后便走开了。
片刻我与他又在楼梯口相遇,此时我们竟然感觉到了尴尬,于是彼此再次微笑了一下,我更像是逃也似地走开了。
多么悲哀。
此刻顿然想起余秋雨有文章,说自己在欧洲的一个小城遇见了一位久别的友人,但见面时只有几句最简单的问候,便马上匆匆告别了。因为小城小巷四通八达 而后余秋雨又与友人撞见,便只问候了一声...

日记

2017.9.30,中午十一时三十五分,大雨。 下课后 因为没伞,我和一个女孩子一同困在屋内 我询问她 ,你为什么不和其他同学一起撑伞回去?她回答:因为她们都有朋友一起啊。
刘震云在书里说,这世界上每一件事都藏着委屈。片刻过后 她还是独自冒着大雨离开了。一个极有个性的女生,染着灰色的头发 踩着极高的高跟鞋 在雨中渐渐消失。
此刻我多想叫住你,和你成为十分钟的挚友。

2017.9.30 大雨

偷猎者

谁心头的小鹿
在你的森林中忘返
你们彼此好奇
而又惊恐

树影摇曳
如你的枪口反复迟疑

你扣动扳机
如同我对着月亮
狠狠掐灭了烟蒂

2017.9.8

不常发图片 近期枕边书😊

2017.8.29

顽石

在南方河流之中
我有时悄悄变成
水中的一颗石头
在岁月的流动之中
慢慢消磨我那颗
凉凉的心

也有天气炎热
日子苦涩的时候
那时我绞尽脑汁
翻滚翻滚
拼命拉近我与那棵
树的距离

7.24

生活


我们疲惫时
是不是都用这一种叹息
此刻是凌晨三点半
我在南方不具名的小城市
生存

南方炎热
据说北方有地却在落雪

那我想北方也一定有个同我一样
委屈的人

可我不能远行
生活把我摁倒在了南方的肩膀上
但我每天都很平庸
等待着从这个女人身上寄生到另一个女人
身上

柴米油盐酱醋茶
我望着你失望的眼睛
美其名曰
生活

2017.7.21

© 齐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