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1.27——?)

八月

大风呼啸而过的时候
整个世界都在摇曳
包括无数路灯树影
一轮满月
和一颗年轻动荡的心

一切都有预兆
大雨也有预兆
所以只有我徒然奔跑在暴雨中
狼狈而又自由
这场大雨使我想起安迪杜弗伦
使我想起今晚铁道线上
等待归家的游子

没人知道这场雨何时结束
就像上周回家奶奶说
不知道向谁打听我何时回来

可我也不想卖弄什么情怀
我闪亮的青春正在逐渐枯黄而又暗淡
我也逐渐变得稳重而又虚伪

我在一盏路灯中看到了我们的一生
我们笨拙幸福迷茫而又贫穷
然而大雨模糊
你的面容也很模糊

   

8.18   大雨

日记

  一丶

  看着市场上橘子的价格,从八九元一斤逐渐下降到六七元一斤,今天去超市看已经四块九了。这代表了什么呢,代表着秋天已经慢慢慢慢地到来了,于是心里都不自觉地欣喜起来。

  二丶

  上小学时老师带我们写作入门应都提及过,写文章应有“凤头猪肚豹尾”,“豹尾”指结尾务必深刻动人,发人深省。小时我对此口诀深信不疑,所以那时候读朱自清先生的文章总觉不够精彩。读他《荷塘月色》,结尾处:“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什么声息也没有,妻已睡熟好久了。”那时总觉朱先生写得太平淡了,不符大家之风。而今天再读,却觉精妙无比。

  你以为此...

立秋

靠窗忙碌的中年人下车了
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望向窗外

我不喜欢坐高铁
太快了

窗外一辆蠕动的绿皮更显笨拙
却又更耐心而又坚忍
顷刻间闪过无数娇小的房屋
无数水无数山
整个夏天的虫鸣蠢蠢欲动

而我心里只有一段曲折悠扬的旋律反复

杭州东下了半车人
又上了半车人
海宁西只有四个中年人
以同样的动作抹着大汗
这个动作使我感觉
他们是同一个人

恍惚中我也觉得
应该也有一个人在等我
或者是我在等许多人

下车了
时隔一年第二次来到这个城市
一年多像一天
什么都没有变

我会再次花两元钱坐公交穿过整座城市
像一年前一样
一年多像一天
什么都没有变

    ...

静止

是时候停下来了

阴云囚禁着这个世界
无数夏虫替我们发出一些无力的呼喊

那天你问孤独是什么
我指引你看向那片细雨下的湖泊
无数细小的涟漪兀自破碎
又兀自愈合

你美丽的眼睛
也由沸腾的大海
瘦弱成一片浑浊的湖泊

你还要知道些什么答案
就去我的回忆里找找

北方村庄一夜凋谢的屋顶
和那些随风摇曳的
陈旧的红色砖瓦
那是我爱着你的
赤诚而又坚硬的心

雨淋湿了雨
风追逐着风
飘散几千几万里
不容停顿

    8.2

七月

你曾说这一生的意义
是要给这个世界留下
很多美好的段落

可是我想离开了
今天看到一朵白云
在金黄的晚风中自在流淌
无数落叶像星星忘情坠入呼啸的河流
两只小狗在人群的惊叫声中
轻盈地穿过街道
仿佛就要起飞

于是我想离开了

还给你们这些烂俗的修辞
还给你们转瞬即逝却如约而至的
悲哀的秋季
还有那些无数失眠或惊醒的夜晚

然而今天又要结束了
我还是轻轻拉上窗帘
挡住蹒跚的月光
不知碰到了什么锋利的东西却未发觉
写完这些字时
一只红色的鞋子已经盛满了
我无名指的泪水

这瓶红酒因为高温已经变质了
一天比一天苦
可我一直没舍得丢弃
等哪天我有幸返回大海了
她就是我爱过这个人间的铁证

 ...

赋别

上弦月是一块生锈的钢铁
下弦月当然也是

告别漠南的最后一刻
身体肝部的疼痛
犹如草原上的无数发情的野牛
挣扎着泅渡我体内的河流

我们在彼此相爱
又彼此离开

月光却依然浩浩荡荡地
落满了我的头颅
落满了绵长又狭窄的铁轨
平静的
银色的月光
使我徒然预感到
几千里外的一座雪山
正在融化

区别于星空囚禁于茫茫黑夜
面对你的仁慈与宽恕
我只是
一块生锈的钢铁
平静的
银色的
缓缓地在你体内流淌

   2018.10.13

在内蒙古的最后一夜

写于固伦恪靖公主府 写于呼和浩特火车站

生日

原来布谷鸟
真的是布谷布谷地叫的
六月也没有他们说的
那么炎热
那些拥挤的树木
才是看透这个世界的
唯一的智者
任凭冬去春来
它兀自盛开与凋谢
沉默灿烂如银河

傍晚有两只白色的蝴蝶
翩翩逐晚风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
你要对这个世界重新保持新奇
就像许多年前
我们第一次来到这个人间

年少时读到别人写性
我会害羞脸红
昨天读到詹姆斯乔伊斯写的
“读着你给我写的信
我已经自慰了两次”
突然觉得很美

昨晚困倦时点了一支烟
失手差点烧点了整张嘴唇
清晨醒来时
草地上果然有很多野花都枯萎了

下楼时看到
隔壁的小孩捉住了一只蝉
并不厌其烦地对他母亲重复
妈妈 夏天到了
夏天到了

  ...

空山新雨

我在一次沉重的午睡后惊醒
腹部紧张而疼痛
临睡前的一缕香烟仍在体内流转
我们共同听到农民挥舞着锄头
把黄昏敲打地叮当作响

难道黄昏不会痛吗
正午聚集的飞鸟杳无踪影
整日忙碌的面馆突然大门紧锁

觉得自己昏睡了几个世纪
那我的醒来就是一次错误
他们已经永远地离开我了

这个城市总爱在傍晚下雨
和我一样
我们今天也不例外

雨渐渐大了
它即将淋湿每一粒
因思念而颤抖的心

    5.30

一天

我觉得我说的话一点也不好笑
但她们还是大笑不止
她们随意而细致的笑容
使我想起某片草原上衰败的野花
那些野花竟然是草原疼痛的中心

我拧开水龙头的时候还是没忍住
我终于凋谢了
我的双脚开始变得破旧
在那些阴雨天
旧伤开始隐隐作痛
为什么我能拥有姓名
我的心肝脾肺肾不能各自拥有好听的名字呢
它们活地远比我痛苦

一束艳阳灼伤了我的眼睛
那个沉默寡言的我开始着手报复这个世界

让我们回到此刻
我的影子做出各种夸张虚假的动作
故作的幽默是他联系这个人间的唯一纽带

5.28

黄昏

眼见着又要熬过一个春天了
我却又染上了抽烟的恶习

傍晚的时候
我常点燃一支香烟
沉默地看着远处的山峦
山峦看到我时
也会升起薄雾以作回应

许多人正在路过我
但没有人会记得我
我于人群就像一粒透明的石子误入海洋
惊恐慌张
归期漂渺

此刻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人们叫他黄昏
夜跑的男人正在加速
逃离着黄昏
做完一整天家务的妇女拉上了窗帘
拒绝着黄昏
放浪的男女期待着深不见底的夜晚
咒骂着黄昏

而黄昏不厌其烦地
一遍一遍地爱着这个世界

  

    5.22

走吧,那就走吧

  本来这是一首很长的叙事诗,但是昨晚实在太累了。今天想写已经是心有余力不足,所以只能以随笔的形式呈现了。但昨天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夜晚。

   一丶“走吧,那就走吧!”这是老王的口头禅。他和我说他曾一日徒步四十多公里,只为看一眼贡嘎雪山。

“去你妈的别给我吹牛”,我脱口而出。然后他翻出了那天拍的相片,行程截图给我看。仿佛他早就做好了准备,来面对别人的质疑。

  听他说得多了,后来有时候我也会不经意说起这句话。

  走吧,那就走吧。

  二丶

  昨天傍晚去见了一个老朋友,他住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段...

离开

我们每一次
乘坐一辆往返的公交
或是在原地小小的踱步
都是离开

就连你梦到
你在堤坝的尽头
随海浪翻涌
醒来我们各自躺在
自己温暖的床上
可是我们也在离开

岁月也渐渐在我们身上
有了形状
包括难以散去的烟味
甚至发福的骨骼
与一颗再难以感动的心

可是岁月呢
岁月也在离开

  5.18

春日印象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如梦令》

本来这首长诗写了四百多字,但是强加在李清照这首词下面,越读越觉惭愧,所以全部被我删除了。题目就不动了,留个念想,就这样吧。

春日即景

盘山公路边
无人问津的萤火虫
在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
寂寞地开放

这两株油菜花有点特别
其他人随风摇曳时
只有他们固执地拥抱在一起

这种固执使我想起
某条干枯的河流边
连绵的堤坝
与一片无人的荒原上
七时准时点亮的路灯

   2019.5.12

   

石头

他从漠北带回的
卷烟 马奶酒
与一些飞行动物的
细碎的骨骼
现已完全沦为垃圾

他也不是很在乎
在目睹那次草原上
黄昏在羊群身上如血流淌
群鸟盲目聚集或四散纷飞
之后
他开始变得
麻木
而又虔诚

草原啊
草原是他体内疼痛的中心
在春日疯狂盛放的万物中
只有他最易腐朽

   5.11

我的亲人

  这几天因为上班原因,一直住在老家。

  早上出门提了一句:"家里有没有喝水的塑料的瓶子?"找了三五分钟未果,于是我对奶奶说,你空了给我找找看,我明朝再拿去。

  然后我就快步出门赶公交了,走了已经一公里多路了,却听到她在后面大声叫我的名字。手里拿着一个水瓶,赶得满头大汗。

  我第一瞬间的情绪是有点气愤和好笑。

  我大声叫:"你拿回去啊,别跑过来!"

  我重复了三四遍,她还是急忙忙的赶过来。

  我试图加速离开让她明白我的意思,走了五十米后我回头看,她走得更急了。...

春寒料峭

  春天。

  前几日天气炎热,而昨天傍晚突然起了大风,下起了小雨。

  苏东坡形容:料峭春寒吹酒醒,微冷;一蓑烟雨任平生。

  而要我写,就是:他妈的太冷了,实在是太冷了。虽然我不怕冷,却怕这种忽冷忽热的天气,有人美名曰: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昨晚梦到小时候在上海时,关系极好的一个邻居。我以为我永远不会想起这个人了,而他却自己跑到我的梦境里来了。他名字中有一个城字,姓什么实在想不起来了。

  关于他印象最深的,是那时他想买什么零食,擅自从他妈妈包里取了一元钱,他母亲痛骂了他一顿,在夜深还能听到她母亲的责问与他的哭声...

相信

微弱的灯光点燃了你和这个城市

你躺在二十楼的重症监护室
他们说你身旁空无一人

虽然相隔几千里
但我能闻到你床上田野的香味
你应该在生长吧
与那些荒芜地里的野草一起
只是小草的头绿
你的头白

你应该在看着你吧
少女时的你怯生生地盯着
衰老时的你
伤痕
皱纹
以及平凡的一生
她哭泣时
也许会把这一切
都扔出窗外
飘散于北方灿烂的星空

那天你叫我去相信
我问你相信什么

你说你没读过书
嘴笨
你也说不好
反正一定要去相信

4.24

注:

  王姨。

  那天是在土默特左旗无名的草原上,我跟着一望无际的羊群散步,走到山脚看到一座孤零零的平房。独居的老人热情地招呼我进...

明月夜

半年前也是这样明亮的夜晚
我在希拉穆仁草原
手捧无数颤抖的青草许愿
我说希望健康幸福
一瞬间满月清晖普照大地
牧羊人赶着
一望无际的羊群
从高处向我走来

那一刻
无数沉默的羊群似银河涌动
随着月光熄灭它们又消失不见
我与自己的影子
突然想跪地叩拜
从此我知道
我们渺小如尘埃

以后还有无数寂寞的日子
只有头顶的月亮伴我走了一路
又一路
有时候也猜想
我们一起天南地北的奔波
而你为什么原地未动
你能不能告诉我
这一生到底有多长
是否足够让我数完
那一夜的星空

   2019.4.20  

© 齐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