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1.27——?)

一天

我觉得我说的话一点也不好笑
但她们还是大笑不止
她们随意而细致的笑容
使我想起某片草原上衰败的野花
那些野花竟然是草原疼痛的中心

我拧开水龙头的时候还是没忍住
我终于凋谢了
我的双脚开始变得破旧
在那些阴雨天
旧伤开始隐隐作痛
为什么我能拥有姓名
我的心肝脾肺肾不能各自拥有好听的名字呢
它们活地远比我痛苦

一束艳阳灼伤了我的眼睛
那个沉默寡言的我开始着手报复这个世界

让我们回到此刻
我的影子做出各种夸张虚假的动作
故作的幽默是他联系这个人间的唯一纽带

5.28

评论
热度(6)

© 齐夫 | Powered by LOFTER